《文心雕龙》卷16史传诗解2史记纪纲甄序帝绩汉书宗经人详名正

你的位置:乱来大杂烩小说阅读-捅女生小鸡30分钟-黄黄黄未成年勿进 > 首页 > 《文心雕龙》卷16史传诗解2史记纪纲甄序帝绩汉书宗经人详名正
《文心雕龙》卷16史传诗解2史记纪纲甄序帝绩汉书宗经人详名正
发布日期:2021-10-13 09:11    点击次数:159

《文心雕龙》卷16史传诗解2史记纪纲甄序帝绩汉书宗经人详名正

题文诗:汉灭嬴项,武功积年.陆贾稽作,楚汉春秋.

及太史谈,世惟执简,子长继志,甄序帝勣.

比尧称典,位杂中贤;法孔题经,文非玄圣.

取式吕览,通号曰纪.纪纲之号,亦宏称也.

故本纪也,以述皇王,列传也者,以总侯伯,

八书也者,以铺政体,十表也者,以谱年爵,

虽殊古式,而得事序.尔其实录,无隐之旨,

博雅弘辩,之才爱奇,反经之尤,条例踳落,

之失班彪,论之详矣.班固述汉,因循前业,

观史记辞,思实过半.其汉书之,十志该富,

赞序弘丽,儒雅彬彬,信有遗味.至于宗经,

据圣之典,端绪丰赡,之功遗亲,攘美之罪,

征贿鬻笔,之愆公理,辨之究矣.左氏缀事,

附经间出,于文为约,氏族难明.史迁各传,

人始区详,而易于览,述者宗焉.孝惠委机,

吕后摄政,班史立纪,违经失实,乃由何则?

庖牺以来,未闻女帝.汉运所值,难为后法.

牝鸡无晨,武王首誓;妇无与国,齐桓著盟;

宣后乱秦,吕氏危汉:岂唯政事,难假也亦,

名号宜慎.张衡司史,惑同迁固,元帝王后,

欲为立纪,谬亦甚矣.子弘虽伪,当孝惠嗣;

孺子诚微,继平帝体;二子可纪,何二后哉?

【原文】全文2

    汉灭嬴项,武功积年。陆贾稽古,作《楚汉春秋》。爰及太史谈,世惟执简,子长继志,甄序帝勣。比尧称典,则位杂中贤;法孔题经,则文非玄圣。故取式《吕览》,通号曰纪。纪纲之号,亦宏称也。故《本纪》以述皇王,《列传》以总侯伯,《八书》以铺政体,《十表》以谱年爵,虽殊古式,而得事序焉。尔其实录无隐之旨,博雅弘辩之才,爱奇反经之尤,条例踳落之失,叔皮论之详矣。  及班固述汉,因循前业,观司马迁之辞,思实过半。其《十志》该富,赞序弘丽,儒雅彬彬,信有遗味。至于宗经矩圣之典,端绪丰赡之功,遗亲攘美之罪,征贿鬻笔之愆,公理辨之究矣。观夫左氏缀事,附经间出,于文为约,而氏族难明。及史迁各传,人始区详而易览,述者宗焉。及孝惠委机,吕后摄政,班史立纪,违经失实,何则?庖牺以来,未闻女帝者也。汉运所值,难为后法。牝鸡无晨,武王首誓;妇无与国,齐桓著盟;宣后乱秦,吕氏危汉:岂唯政事难假,亦名号宜慎矣。张衡司史,而惑同迁固,元平二后,欲为立纪,谬亦甚矣。寻子弘虽伪,要当孝惠之嗣;孺子诚微,实继平帝之体;二子可纪,何有于二后哉?【原文分段释解】2  汉灭赢、项1,武功积年;陆贾稽古2,作《楚汉春秋》。爰及太史谈3,世惟执简4;子长继志5,甄序帝钺6。比尧称“典”7,则位杂中贤;法孔题“经”8,则文非元圣9。故取式《吕览》10,通号曰“纪”。纪纲之号11,亦宏称也。故“本纪”以述皇王12,“列传”以总侯伯13,“八书”以铺政体14,“十表”以谱年爵15;虽殊古式,而得事序焉。尔其实录无隐之旨,博雅弘辩之才,爱奇反经之尤16,条例踳落之失17,叔皮论之详矣18。

   及班固述《汉》19,因循前业20,观司马迁之辞,思实过半21。其“十志”该富22,“赞”、“序”弘丽23,儒雅彬彬24,信有遗味。至于宗经矩圣之典25,端绪丰赡之功26,遗亲攘美之罪27,征贿鬻笔之愆28,公理辨之究矣29。观夫左氏缀事30,附经间出31,于文为约,而氏族难明32。及史迁各传,人始区详而易览,述者宗焉33。及孝惠委机34,吕后摄政35,班、史立纪36,违经失实37,何则?庖牺以来38,未闻女帝者也。汉运所值39,难为后法。“牝鸡无晨”40,武王首誓41;妇无与国42,齐桓著盟43。宣后乱秦44,吕氏危汉,岂唯政事难假45,亦名号宜慎矣。张衡司史46,而惑同迁、固47,元帝王后48,欲为立纪,谬亦甚矣。寻子弘虽伪49,要当孝惠之嗣50;孺子诚微51,实继平帝之体。二子可纪,何有于二后哉52!

  【译文】

 汉高祖消灭赢秦和项羽,经过了多年的战争;汉初陆贾考察这些史迹,写成《楚汉春秋》。到了西汉的史官司马谈,他家世世代代都担任编修史书的职务。司马迁继承父志,对历代帝王事迹做了认真研究而进行叙述。想比之《尧典》而称为“典”,其中所写的又不全是圣主贤君;想要学孔子而题名为“经”,文笔上又不能和《春秋》笔法相比。因此采取《吕氏春秋》的方式,都叫做“纪”。从“纪纲”的意义来命名,也是一种宏大的称谓了。所以,用“本纪”来叙述帝王,用“世家”来记述诸侯,用“列传”来记叙各种重要人物,用“八书”陈述政治体制,用“十表”记录各种大事的年月和爵位;这些方式虽然和古史不同,却把众多的事件处理得很有条理。《史记》按实记录无所隐讳的优点,渊博典雅而高谈阔论的才能,爱好奇特而违反经典的错误,以及在体例安排上的不当等,班彪已作过详细的评论了。

     到班固编写《汉书》,继承了前代史家的事业,特别是从司马迁的《史记》中,得益更多。《汉书》的“十志”相当丰富,赞辞序言写得弘丽,的确是文质彬彬,意味深厚。至于学习儒家圣人和经书的典雅,条理清楚、内容丰富的功绩,抛开班彪之名而窃取其成就的罪过,接受贿赂而编写历史的错误等,仲长统已讲得很详细了。从《左传》的记事上看,它依附《春秋》,偶尔记叙到一些史实,在文字上比较简约,对某些历史人物就很难做具体记载。《史记》中的各个列传,才分别对历史人物做了详细记载,从而便于观览,这是后继者所取法的。至于汉惠帝死后,吕后代理执政,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中便都为吕后立本纪,这是违反常理而有失忠实的。为什么这样说呢?自从伏牺皇帝以来,就未听说过有女人做皇帝。汉代的这种遭遇,难以成为后代的法式。“母鸡不晨鸣”,这是周公的誓词中早就讲过的;不允许妇女参与国事,齐桓公也这样写在盟文中。从前宣太后扰乱秦国,吕后使汉王朝发生危险;岂只国家大事难以假代,并且要慎重对待名号的问题。张衡在从事历史工作时,也和司马迁、班固同样糊涂,竟主张为汉元帝皇后写本纪,也是够荒谬的了。按理说,惠帝的儿子刘弘虽然是假冒皇后之子,但总是惠帝的后嗣;孺子刘婴虽然年幼,但他才正是汉平帝的继位者。刘弘、刘婴两人应立本纪,哪有给吕后、元帝后立本纪之理呢?

〔注释〕  1 赢(yíng营):秦王的姓。项:项羽。  2 陆贾:西汉初年文人。他的《楚汉春秋》今不存。稽:查考。  3 爰(yuán元):于是。太史谈:指司马谈,汉武帝时的太史令(史官)。他是司马迁的父亲。  4 执简:指担任史官职务。  5 子长:司马迁的字。他是西汉著名史学家、文学家。  6 甄(zhēn真):审查。勣(jī机,绩):功业。  7 典:指《尚书》中的《尧典》。  8 孔:孔子。经:指《春秋》。《史记·自序》中说,壶遂曾把《史记》比作《春秋》。  9 元圣:即玄圣,指孔子。  10 《吕览》:即《吕氏春秋》。其中有十二纪、八览、六论。刘勰认为《史记》中的本纪是模仿《吕氏春秋》中的纪。《史记·大宛(yuān冤)传》讲到《禹本纪》,有人认为《禹本纪》才是司马迁所本。但从《大宛传》中引到《禹本纪》的内容,以及司马迁所说“至《禹本记》、《山海经》所有怪物,余不敢言之也”来看,刘勰的说法较为可信。  11 纪纲:法纪政纲。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索引:“纪者,记也。……而帝王书称纪者,言为后代纲纪也。”  12 本纪:《史记》中有十二本纪,记述帝王事迹,如《五帝本纪》、《夏本纪》等。  13 列传:《史记》中有七十列传,记述政治、军事、文化各方面重要人物的生平事迹,如《屈原列传》、《李将军列传》等。总侯伯:这应指记述诸侯王事迹的“世家”而言,《史记》中有三十世家,如《赵世家》、《楚元王世家》等。这里的“列传以总侯伯”,与《史记》不符,可能是文字上有脱漏。  14 八书:《史记》中有《礼书》、《乐书》等八书。铺:陈列。  15 十表:《史记》中有《三代世表》、《十二诸侯年表》等十表。谱:叙录。  16 反经:违反儒家经典。尤:过失。  17 踳(chuǎn喘》:据《说文》同“舛”,错乱。  18 叔皮:班彪的字,他是东汉初年历史家、作家,《后汉书·班彪传》载有他的《史记论》。刘勰以上所评《史记》优劣的话,大多见于《史记论》,但有的并未讲到。所以,主要应看作刘勰自己对《史记》的观点。

19 班固:字孟坚,东汉著名史学家、文学家。《汉》:指《汉书》。  20 因循前业:班固《汉书》沿用了《史记》和班彪《史记后传》的部分体例和史料。因循:沿袭,依照。  21 思实过半:指得益甚多,《周易·系辞下》中说:“知者观其彖(tuàn团去)辞,则思过半矣。”孔颖达疏:“言聪明知达之士,观此卦下彖辞,则能思虑有益,以过半矣。”  22 十志:《汉书》中有《律历志》、《礼乐志》等十志。该:兼,备。  23 赞:《汉书》纪、传的末尾常有一段“赞曰”,说明作者对该篇所述人物事件的意见。序:《汉书》表、志的前面常有一段类似序文的说明。  24 彬彬(bīn宾):文质兼备的样子。  25 矩(jǚ举):画方形的器具,这里引申为模仿、学习。  26 端绪:指条理。赡(shàn扇):富足。  27 遗亲攘美:《汉书》中有些是班固的父亲班彪写的,可是班固都算为自己的作品。遗:抛弃。攘:窃取。傅玄的《傅子》中说:“班固《汉书》,因父得成。遂没不言彪,殊异司马迁也。”(《全晋文》卷五十)  28 征贿鬻(yù玉)笔:指班固写《汉书》,有接受贿赂的错误。征:求。鬻:卖。愆(qiān千):过失。《史通·曲笔》中也有“班固受金而始书”的传说。  29 公理:仲长统的字。他是汉末著名学者。以上意见,可能是他在《昌言》中讲的。《昌言》今不全,《全后汉文》卷八十八、八十九辑得部分残文。究:穷尽。  30 左氏:指左丘明的《左传》。缀(zhuì坠):连结。  31 间出:偶然出现。  32 氏族:指重要历史人物。  33 述:循,继。宗:尊重。  34 孝惠:指西汉惠帝刘盈。委机:抛弃国家大事。  35 吕后:指汉高祖刘邦的皇后吕雉(zhì志)。摄(shè设)政:代理执政。汉惠帝死后,吕后临朝听政,在位八年。  36 班:指班固的《汉书》。史:指司马迁的《史记》。立纪:《汉书》中有《高后纪》,《史记》中有《吕后本纪》。  37 违经:违背正常。  38 庖(páo袍)牺:即伏牺,传为神农氏之前的古代帝王。  39 值:逢,遇。  40 牝(pìn聘)鸡:母鸡。无晨:不晨鸣。这是喻指妇女不能掌管国家大事。  41 武王:周武王。誓:指《尚书·牧誓》所载周武王的誓辞,“牝鸡无晨”就是这个誓辞中的话。  42 与(yù玉):参与。  43 齐桓:指齐桓公。《谷梁传·僖公九年》载齐桓公和诸侯订盟,其中讲到“毋使妇人与国事”。  44 宣后:宣太后,秦昭王的母亲。秦武王死后,昭王年幼,宣太后自治事,任魏冉(宣大后的异父弟)为政,威震秦国。宣太后理政期间,用魏冉、白起等,对秦国的强大起过一定作用。刘勰所谓“乱秦”,完全从封建正统观念出发。  45 假:指代摄政事。  46 张衡:字平子,东汉科学家、文学家。司史:《后汉书·张衡传》说张衡曾“专事东观”,进行《东观汉记》的补缀工作。  47 迁、固:司马迁、班固。  48 元帝王后:汉元帝之后王政君,汉平帝九岁即帝位,她曾临朝听政。《后汉书·张衡传》中说,张衡上书主张“宜为元后本纪”。  49 寻:探讨。子弘:汉惠帝子刘弘,吕后临朝期间,曾立为帝。伪:指不是惠帝张后所生。《史记·吕后本纪》中说:“宣平侯女为孝惠皇后,时无子,详(佯)为有身,取美人子名之,杀其母,立所名子为太子。”  50 要:总。嗣:后代。  51 孺子:指刘婴,汉宣帝的玄孙,平帝死后立为皇太子,号“孺子”。微:当时刘婴只有两岁。  52 二后:指汉高祖吕后和汉元帝王后。刘勰认为吕后摄政时,代表汉王朝的是刘弘,元帝王后临朝时,继承皇权的是孺子刘婴,只能为刘弘、刘婴立本纪,而不应给吕后、王后立本纪。